去旅遊吧,檜山

沒有人告訴我,我自己發現了檜山。

檜山今昔

STORY.1

神话和史实混杂在一起的中世纪,
檜山誕生的最初記憶

STORY1

1189年逃到蝦夷來的
弁慶和義經
是移居北海道最早的人

是移居北海道最早的人

一般認為大和人真正移居到檜山地方是大約800年前。當時治理奧州的藤原泰衡被源賴朝攻陷,被追得走投無路的藤原一族逃入了乙部。有趣的是據傳說源義經也隨其中一部移居至此。原本藤原泰衡被源賴朝攻陷是因為藤原一族藏匿了源義經,根據史實記載,藤原泰衡說了義經的居所,義經自殺。但是在北海道流傳著多種版本的源義經傳說,在被認為是源義經逃亡的最初所到之地——檜山地方也流傳著眾多逸聞故事。特別是他度過最初2年的乙部町更是各說紛紜,乙部人至今仍將靜御前(源義經妾)未能見到義經而在那裡焦慮等待的山嶺叫做「待姬峠」,把乙部岳稱作「九郎岳」,把當地母親河喚作「姬川」,以此來追憶二人的悲情故事。甚至還有奧尻島是源義經使用可以解決任何事態的魔法卷軸造出來的這樣的傳說。逃到乙部的人們從此和阿伊努人進行交流在檜山地方開始紮根定居下來。

1216年聚集的罪犯無賴,約50人
被鐮倉幕府
發配流放至夷島

被鐮倉幕府 發配流放至夷島

1457年武田信廣
在與阿伊努人的衝突中取勝
奠定了延續300年的松前藩基業

武田信廣

從那時候開始,大和人積極地從本州向北海道南部移民。道南沿岸形成了很多大和人聚落,建起了被稱為「十二館」的豪族據點。其中的2個在上之國,叫做「比石館」「花澤館」。但是,在1457年阿伊努人與大和人之間爆發了較大的衝突。阿伊努人的酋長柯蝦曼伊率領的阿依努各部族襲擊了十二館所有據點。這就是阿依努第三暴亂之一的「柯蝦曼伊(Koshamain)之戰」。館相繼淪陷,殘存的只有北斗市的茂別館和花澤館。比石館城塞遺跡流傳著在暴亂中陣亡的重政投河化作大鯊魚成為河主的傳說。後來平定這起暴亂的是當時花澤館的客將武田信廣。他以較少兵力巧妙地擊敗了柯蝦曼伊。武田信廣的功績得到認可,被花澤館館主蠣崎季繁收作養子,其第五代孫武田慶廣接受豐成秀吉的任命開始統治蝦夷地方並從此改姓「松前」。自此,松前藩逐漸形成起來。

1666年上之國的6座圓空佛
至今仍集結信仰
一生共雕刻12萬座佛像的佛師
圓空來到了北海道

上之國的6座圓空佛

1751年德川吉宗進行的
「享保改革」促使
檜山進入了鯡魚漁業輝煌全盛時期

「北前船」時代的到來

松前藩的鯡魚貿易始於1630年。當時只有城下福山、江差、箱館3個港口,野生地盛產羅漢柏,被登錄為國家天然紀念物,自那時起就開始了「羅漢柏」貿易。1664年還建造了羅漢柏山守護神總社——「江差山神社」。和扁柏材質相像的羅漢柏需求量大,成為了松前藩不可缺少的財源,也是「檜山」這個地名的由來。到了元祿時期,由於幕府的經濟作物獎勵政策——「享保改革」,作為貿易商品之一的鯡魚需求激增。松前藩把交易權委任給商人而非武士,飛躍般的實現了鯡魚的增產。松前藩此時進入了全盛時期。當時鯡魚日文就寫作「鯡」。藩的富足由大米產量來決定,而松前卻不產米。因此有支撐松前藩財源的鯡魚「不是魚,而是米」的說法。這個全盛時期促使了商人的抬頭和貨幣的流通。港口朝著自由競爭和利潤追求主義發展。「北前船」時代的到來也就成了必然趨勢。

1782年被稱為江戶四大饑荒的
天明、天保大饑荒發生
從東北流入檜山的人增加

從東北流入檜山的人增加
Page top